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中央追逃辦5年追回5974人 無新增外逃腐敗分子

2019年06月28日 08:55 來源:CCTV《新聞1+1》 參與互動 

視頻:《新聞1+1》:中央追逃辦,5年辦了哪些事?來源:央視新聞

  《新聞1+1》

  中央追逃辦,5年辦了哪些事?

  解說:

  從120多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5974人,追回贓款142.48億元。中央追逃辦成立五年間,追逃追贓的天網越織越密。

  通過勸返、遣返、異地追訴、聯合辦案等多種方式開展追逃追贓,有效開辟了反腐敗國際戰場。

  防逃預警,應急聯動,逃出去的要追回,沒逃出去的要防住,追逃防逃一體化已經形成。

  北京市紀委監委第十七紀檢監察室主任宋斌:

  堵塞防逃漏洞,扎緊防逃籬笆,我們2017年、2018年、2019年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新增外逃腐敗分子。

  解說:

  《新聞1+1》今日關注:中央追逃辦,5年辦了哪些事?

  評論員 白巖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五年前的今天有一個機構成立了,這個機構成立了之后我們就開始更多的看到了這樣的畫面,什么樣的畫面呢,首先來看第一張,這些照片幾乎都是在機場拍到的,這里涉及到很多我們熟悉的名字,比如說李華波,楊秀珠,許超凡,接下來還有大多都是在機場拍的大家熟悉了這是追逃回來的腐敗分子,相當多是國家機關的工作人員。好了,為什么五年前成立的這個今天成立的機構和這些照片、場景緊密相關呢,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機構,我們來看看。

  它是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雖然這是一個機構,但可是由八家單位溝通工程的,包括中央紀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外交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機部和人民銀行,剛才看到的照片更多是熟悉的面孔的話,甚至大家會覺得主要把他們的工作重點這五年間在追逃回來的多少紅通人員,那我們來看下一個數據。追逃的人數和追贓的金額,從成立一直到今年的5月份全國先后從120多個國家和地區,這是一個非??赡茏尯芏嗳擞X得有些驚訝的數字,5974人這可不是紅通一百人所能夠涵蓋的。

  接下來一起去關注一下,五年前的今天成立的這個機構跟今天之間的關系,另外追逃回來的這些背后故事怎么樣,更重要是今后能不能通過更好的機制繼續把沒回來的人追回來,另外讓有問題的人出不去。來,一起關注。

  解說:

  “想要逃到天涯海角?你知道苦海無涯嗎?”、“出逃海外,有紅色通緝令等著你!”、“風雨不能阻擋腳步,逃到哪里都要追你歸案”……

  這組生動新穎的表情包,昨天發布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網站上;今天,是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成立五周年的日子,它在以此方式為自己慶生,也再次宣示“海外不是法外,出逃不是出路”。

  今天(27日),中央追逃辦在成立5周年之際,公布了我國追逃追贓的最新數據,5年來追回外逃人員5974人。

  五年前的今天,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建立追逃追贓工作協調機制,設立中央追逃辦,由中央紀委、最高法、最高檢、外交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和人民銀行等8家成員單位組成,將分散在各部門之間的追逃追贓力量集中起來,這也意味著開啟了我國追逃追贓的新階段。

  就在中央追逃辦成立后的第179天,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潛逃美國兩年半的遼寧省鳳城市委原書記王國強,成為中央追逃辦成立后,第一個從美國主動投案的職務犯罪嫌疑人!

  遼寧省鳳城市委原書記 王國強:

  我今天很真誠地呈上我的自首書,我愿意接受組織審查,也愿意承擔一切黨紀國法應該我承擔的責任。

  解說:

  就在中央追逃辦成立后十個月,一份百名“全球通緝外逃人員”的紅色通緝令,讓銷聲匿跡許久的面孔,再次進入到公眾視野!

  百名紅通名單,第90號戴學民,原為中國經濟開發信托投資公司上海營業部總經理,他是百人紅色通緝令中,首個被緝拿歸案的犯罪嫌疑人!

  百名紅通名單,第74號,楊進軍,潛逃美國14年后,在2015年9月被強制遣返回中國。

  而他的姐姐,也是備受輿論關注的“百名紅通”一號人物楊秀珠,在外逃十三年七個月后,于2016年11月,回國投案自首!

  紅色通緝令一號嫌疑人 楊秀珠:

  確實是我的錯,我要認帳,而且在這里我要講兩句,勸勸跟我一樣的在國外的官員或者逃出去的這些人,你們想想看我是紅通一號,我們的祖國對我這樣禮待,請他們快回來。我們到底是中國人,我們的家在中國,我們的親戚朋友大家都期待著我們回來團聚,所以請他們也快快回來。

  解說:

  從強制遣返,到主動回國投案自首,再到國家監委與外方開展引渡合作;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誓將外逃腐敗分子追回并繩之以法,決不允許他們逍遙法外。

  肖建明,百名紅通名單第六號人物,云南錫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出逃六年多后,2019年5月29日深夜,走下昆明長水國際機場的舷梯,成為第五十八名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截至目前,“百名紅通人員”還有42人尚未歸案。

  白巖松:

  好,接下來先看剛才關注過這個數字,就是五年期間已經追回外逃人員5974人,在細一步的話會看到其中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是1425人,追回的贓款人民幣是142.48億元,百名紅通人員這是大家一直在關注的一百人當中現在已經歸案58人,也就是說還有42個人等待追逃回來。

  接下來我們要連線一位嘉賓,是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刑法研究所所長,黃風,黃所長您好。

  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刑法研究所所長 黃風:

  您好,巖松。

  白巖松:

  我相信很多人都把重點包括這五年工作重點放在一百個紅通人員回來多少,回來58,一看到今天這個數字5974很多人會感到驚訝。首先這么多的人是由哪樣的人構成的,其次追得回來的您特別看重是哪幾個人?

  黃風:

  從專家的角度,從已經追回來的人里頭我比較看重的幾個案件,一個是李華波,還有就是閆永明,許超凡,楊秀珠,黃海勇。這幾個人另外還有一些就是和他們情況相類似的,他們有幾個共同特點一個就是這些人他們都在當地取得了合法身份,拿到了永久拘留權或者是有的已經入了國籍。當然楊秀珠沒有,但是楊秀珠她在當地提出了政治庇護申請,根據她的身份這種申請的可能性確定性也是很大的。

  所以對他們來講,不像是有些倉皇外逃的人在當地沒有站住腳根,沒有合法身份,一天東躲西藏的,然后很容易接受勸返或者是被遣返。對他們來講就更需要通過國際合作的手段得到有關國家他們的執法和司法方面的合作,另外這幾個剛才講這幾個案件就都是綜合運用追逃追贓的手段,一方面追逃同時也追贓,在追逃當中也是把這個勸返,移民法遣返,引渡等等這些手段都綜合異地追訴這些手段都綜合運用起來了。所以我覺得這幾個案件它的價值很高,含金量很高,而且特別具有我們這幾年成功的典型意義。

  白巖松:

  更像是很多大家再灌注在關注追逃畢竟是紅通名單當中,但是通過5974和您舉的這幾個人看似很少幾個人,具有代表性而背后金字塔的塔底5974是一個總量這樣一個概念。接下來大家在關心這樣一個問題,面對這么龐大的數字又會濃縮到紅通人員一百個當中58個已經回來,說到追逃工作常有一句話叫對象在國外,基礎在國內,這句話該怎么理解,尤其是基礎在國內。

  黃風:

  這個我們境外追逃不是說你像外國主管機關提供一個名單或者提出一個請求就能夠實現你的目的,我們追逃這些外逃人員我們要向外國主管機關提供相關的證據材料,證明他們在國內涉嫌研究腐敗犯罪或者經濟犯罪。這些工作是需要我們在國內辦案機關,主管機關扎扎實實去做的,因為外國審查這些材料有時候要走司法程序,是要走比較嚴格的按照證據法,按照它的法律訴訟程序來進行審查的。

  再有一個就是在追逃當中,我們要根據具體的情況去制定相應的政策。因為我們追逃的方法有很多,用哪一種方法更合適要制定政策,而且制定政策要研究外國法律它的一些要求,使我們的提供材料,我們提出的這個請求能夠符合外國法律它的要求。另外再從更宏觀角度就是說境外追逃取得國際合作,也要讓外國主管機關對你的法制有信任,要樹立一個法制的國際形象。

  另外勸返你需要能夠有說服力,再通過你的司法,通過你的一些相關實踐能夠體現寬嚴相濟的形勢政策,這些都是國內主管機關要做的事情。

  白巖松:

  好,接下來我們來看一個數據,這也是大家關心的關于58名紅通人員到案時間表,通過這個一會兒詳細進行解讀,但是更關注剩下42名能不能更快追逃回來,另外還要補哪些短版讓工作干得更好。好,記下來我們繼續關注。

  解說:

  隨著紅色幕布落下,位于北京西城區平安里西大街41號的中央紀委機關大院,迎來國家監委正式揭牌的時刻,隨著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化,紀檢監察機關成為追逃追贓案件的主辦機關。

  國家監委成立8個月后,2018年11月30日早上8點10分,由保加利亞飛往北京的CA910航班緩緩降落在北京首都機場。

  隨著機艙門打開,外逃13年之久、輾轉6個國家的職務犯罪嫌疑人、浙江省紹興市新昌縣原常務副縣長姚錦旗,在辦案人員的押解下走下舷梯,被引渡回國的他面色平靜,并未看出有情緒波動。

  姚錦旗:

  聽起來對方國家的綠卡你也拿到了,人也在外面好像你是自由的,實際上不自由的。感情交流也好,你想做什么事情也好都沒辦法實現的。這種本身就不是自由的本質。

  解說:

  從2018年10月17日保加利亞警方根據紅色通緝令抓獲姚錦旗,到11月30日回國歸案,歷時僅僅44天。這背后凸顯的是,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治理效能,反腐敗國際合作和追逃追贓工作法制化水平也有了不斷提升。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追逃追贓處 池星濤:

  姚錦旗被成功引渡回國是今年3月份國家國家監委成立之后,順利實現引渡的第一案。也是監察體制改革后我們首次從歐盟國家成功引渡涉嫌職務犯罪的國家工作人員。

  解說:

  一個成功的引渡案件,背后往往是各方努力的結果。事實上也得益于監察體制改革后,中央追逃辦的有力指揮協調和中央、浙江省、紹興市各成員單位的通力協作。

  在姚錦旗案中,我國以國家監委名義提出引渡請求,提供合乎法律規范的證據資料,中方派出的工作組積極與保加利亞多個部門開展會商,推動保方啟動簡易引渡程序,將引渡判決后至少兩周才能走完的相關程序不到三天迅速完成。

  我國追逃追贓取得的成果,和不斷加強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密不可分。2019年1月17日,江蘇省紙聯再生資源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涉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外逃至菲律賓的謝浩杰被押解回國。

  這也是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后,我國通過反腐敗國際執法協作成功抓捕的第一個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

  外交部條法司司長 賈桂德:

  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實際上是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和反腐敗的重要一環,而且是反腐敗在境外的延伸和第二戰場,追逃追贓已經成為外交工作的一部分。

  解說:

  今天,中央追逃辦成立5周年,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以及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等相關規定被陸續公布施行,也讓追逃追贓有了更充分的法律依據和更充足的法律武器。

  白巖松:

  接下來繼續連線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刑法研究所所長,黃風。黃所長你看現在看這個圖百名紅通人員回來58個,但是從每年回來的角度來看的話前三年是很平均,18、19、14都是兩位以上的,2018年的便成了5個,2019年到現在為止變成了2個。接下來為止追剩下的會不會更難。

  黃風:

  這是肯定的,剩下的人都是硬骨頭,特別是他們這些人可能相當一部分在當地取得了合法身份,所以我們就需要更多的去運用國際合作手段,通過國際合作對他們形成這樣一種強大的壓力。我覺得對這些人實際上在我們的工具箱里頭還是有不少工具的,問題這些工具可能技術量比較高,需要我們更多的去從法律角度去研究一些問題的解決和處理。

  白巖松:

  你看您說的工具箱里也涉及到我們如何更快補我們很多段,讓工具更好用,你比如說我們自己在中國基建檢察雜志的時候強調了目前在追逃的時候,香港地區是追逃追贓短版,追逃手段相對單一,大多以勸返為主,打法律戰的能力水平亟待提升。您怎么看待這一點,我們自己說需要提升的短版。

  黃風:

  這個因為追逃追贓要開展國際合作特別是我們注意到腐敗犯罪的外套人員,他們選擇的外逃地點,資產轉移地點都是一些發達國家,法制比較健全的。所以跟這些國家搞這個國際形式合作,可能最重要要取得這些國家的信任,尤其是他們對這個法制,對性質司法制度的信任,所以這個就需要我們一方面完善我們自己的法制,另一方面也是在追逃追贓當中更多去運用國際法,更多去遵循外國法給我們提供的一些規則和程序。

  白巖松:

  另外還有一點,一個細節從監委成立以后去年有了比較成功的這種引渡案例,但是問題是普通老百姓搞不清國家監委在追逃這方面在做什么,中央追逃辦在做什么,他們兩者1+1大于2還是怎樣一種關系,您怎么看待這一點。

  黃風:

  姚錦旗這個案件典型就在于這個案件是國家監察委在直接辦理的,以往引渡案件,行政司法協助案件請求是由公安機關,檢察機關等等一些辦案機關他們去提出,現在從監察法去年頒布的監察法,頒布國際行政司法協助法,我們檢查為就是從幕後走到臺前,這個姚錦旗這個案件從整個請求的提出,到整個案件的辦理都是監察委在運作的。這個實際上這樣追逃辦一開始牽頭班委就是中紀委,國家監察委成立以后國家監察委也是這個追逃辦的牽頭單位。但是從去年開始監察法頒布,國際行政司法協助法頒布以后,監察委就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組織協調這么一個職能,就需要作為刑事司法協助引渡合作主管機關走到追逃追贓的第一線。

  白巖松:

  也就是說形成一種更大的合力,而且牽頭方案變得更加明確。

  黃風:

  不僅牽頭是要帶著其他的各個主管機關,公安檢查,反洗錢,外交,司法行政來共同組織他們來配合自己。

  白巖松:

  好,一會兒要更加關注的另外一點。一方面在追,另外一方面如何有新的增量,讓有問題的人逃不出去,接下來繼續關注。

  解說:

  2018年5月10號,廣西桂林市中院公開審理了“百名紅通人員”黃艷蘭貪污違法所得沒收申請一案。黃艷蘭在任桂林地區物資發展總公司總經理等職務期間,實施貪污犯罪,她用于購買52套房產的資金,均來源于國有公司公款。雖然開庭時,黃艷蘭仍出逃在外,但法院依法裁定沒收黃艷蘭的相關財產。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中“違法所得沒收程序”,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裁定沒收黃艷蘭位于上海的23套涉案房產以及19套涉案房產出售、出租產生的收益。

  “違法所得沒收程序”的使用,對腐敗分子形成了有力震懾。而除此之外,全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對逃出去的要追,對沒逃出去的更要防住。通過建立防逃預警和應急聯動機制,將一批有外逃傾向的黨員干部和監察對象及時封堵在國門之內。2018年,僅北京就阻止了15名有外逃傾向的監察對象出境。

  北京市紀委監委第十七紀檢監察室主任 宋斌:

  某區在初核一個有重大職務犯罪案件的時候,發現這個監察對象持有因私護照,并且已經變賣家產,并且有多次的出入境信息。我們立案部門、審查調查部門及時跟進了防逃措施,結果第二天,這個人就帶著家人試圖出境外逃,被我們成功地阻止了出境了。

  解說:

  按照“誰立案、誰防逃”的原則,北京市紀委監委在紀律審查、監察調查的初核、立案的同時,對有外逃風險的審查調查對象及其相關人員及時跟進防逃措施,做到立案和防逃同步。監察法頒布施行后,北京市將非黨員身份的村干部等新增的監察對象也全部納入防逃體系,讓防逃的大網越織越密。

  北京市紀委監委第十七紀檢監察室主任 宋斌:

  我們堵塞防逃漏洞,扎緊防逃籬笆,我們2017年、2018年、2019年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新增外逃腐敗分子,突顯了監察體制改革形成的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

  解說:

  不僅僅是北京,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通過清理“裸官”,修訂領導干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嚴格落實護照管理、出入境審批等制度構建了一套全方位防逃體系。

  中央紀委副書記 國家監委副主任 中央追逃辦主任 李書磊:

  要堅持追逃防逃一起抓,受賄行賄一起抓,追逃追贓一起抓。不管腐敗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緝拿歸案,繩之以法。

  白巖松:

  接下來繼續連線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刑法研究所所長黃風,黃所長你看一方面我們提很多很多的建議,也希望去把要追的人追回來,另外一方面相當重要的是不再有新增的增量。如何讓有問題的人出不去,在這一點上怎么看?

  黃風:

  防逃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防逃除了就是說我們要加強對一些公職人員出國出境情況的檢測,要加強證照管理等等這方面的話,我們可能還要一個是加強返洗錢,還要研究一些外逃和非法轉移資金的途徑。你像我們在研究當中也發現,很多外逃人員通過投資移民的渠道在國外取得身份,然后把資金以投資方式轉移出去。這樣的一些方式通過投資移民外逃和非法轉移資金的東西都要采取相應的手段和相關國家進行合作,進行配合來加以防范。

  白巖松:

  非常感謝您帶給我們的解析。的確一方面來說要減少存量,另外一方面不該有新的增量,這樣工作才好做。

【編輯:白嘉懿】

>國內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pk10开奖网址